色情电视剧_第四色影院_校园春色 都市激情 古典武侠_成人色情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blugture.net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人在深圳 第十九章

时间:2018-07-09 柳倩倩在週三晚上约我陪她去买东西,我不解,问为何不让周伟天陪她去,柳倩倩笑嘻嘻地说周伟天忙不过来啊。我记起答应帮忙的话,虽说心里不是很乐意,但碍于面子问题,表面上还是很愉快地答应了。
  下午南总找我谈话,对我重发报告的做法表示不能认同,说这会影响企业的工作效率,但报告已经发了,希望我以后能多从大局方面考虑问题。我深感委屈,但还是装作虚心地接受了批评!回来后心情不是很好。
  问题明明是存在的,可老总不理解,我岂能奈何!跟他解释那是最愚蠢的做法,一个人要想有作为,首先就得学会忍气吞声!在这时候陪柳倩倩逛街买东西,我确实没什么心情。然君子无戏言,言出必行,这点我牢记于心。
  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柳倩倩居然拉我去了性用品专卖店,虽然外人看不出什么,但我还是有点彆扭。要是跟黄静来这里,我就自然多了。柳倩倩很随意的左看看右看看,有时却是仔细的端详,走走停停,丝毫没有忸捏做态。
  在一架子的假阳具前,柳倩倩停住,很认真的作了比较,然后回头朝我笑笑,这一笑,笑得我心里不由一蕩。
  更意外的是,当我和柳倩倩到天虹商场购物时,走着走着她就不见了,我只好漫不经心的在商场里闲逛,在看男装时不小心和一个少女碰撞了,我忙说:「对不起对不起!」少女连说:「没关係没关係。」待两人打个照面,不由都叫了声:「是你?」
  一看少女那青春靓丽的容貌,我立刻认出她正是在郊外度假村有过合体之缘的小琳,她也认出了我,显然是意想不到,一下子两人都很尴尬的站着。这可好了,天下如此之大,一个寻欢客竟然和一个小姐还能在此意外碰撞!老天真会开玩笑!
  还是我率先恢复神态,问她:「你好吗?」她有点慌乱,脸飞红霞,说:「好,我很好。你呢?」我也说好。再一细看,她真的是很好!一身时尚装束,娇美的容颜,曲线分明的身材,神采飞扬,简直就如邻家女孩一般,散发出逼人的青春气息!
  我们聊了几句,我记起她给我的电话,问她:「你的电话没改吧?」她看着我说:「没有。」我说:「那行,等我的电话。」我含笑看她,她垂下眼帘,说:「好。我等你的电话。」正巧远处出现柳倩倩的身影,我跟她道别了。
  柳倩倩提了一大包东西,不知道都是些什么,提在我手上,我觉得没什么重量。买齐东西回到别墅,已是十一点多,柳倩倩让我把东西搬到二楼三楼,说週五晚上用得着。
  对于男人来说,陪女人逛街本是很痛苦的事。向来我一点也不喜欢逛街!但今晚感觉不错,走得累了,心情却好了。
  依照柳倩倩的安排,我把东西分放好之后,问她:「到底準备玩什么?」
  柳倩倩神秘一笑,说:「到时你就知道了。很有挑战性的,可别退缩啊!」
  我挺起胸膛,拍拍胸口说:「笑话,男子汉大丈夫,生死由命,富贵由天,岂有退缩之理!」
  柳倩倩讚赏的看着我说:「我就知道我的乐哥是个男人!」。
  晚上柳倩倩坚持不让我送她,自个打的回去了。
  送走柳倩倩,打个电话给黄静后,我百无聊赖,突然间想起了小琳,赶紧找出以前她留给我的电话号码,拨通电话后,接电话的正是小琳,从简单的寒暄开始,不知不觉间我俩越聊越投机,越聊越觉得有很多话要说,而这一聊就聊了三个多钟头。
  第二天,我感觉有些头晕,以为是昨晚睡眠不足的缘故,也就没放在心上。到了週五,脑袋有点发沉,我依然不以为然。下午柳倩倩给我一个任务,让我和陈芳今晚九点在别墅大厅负责接待,并给了我和陈芳各一个锦囊,交代只能在七点半才能打开。
  我们搞不清楚她到底想玩什么?在今天的社会竟然还有锦囊妙计,倒也好玩得很。办公室人很杂,我压低声音说:「请丞相放心,萧乐一定听从妙计。」
  吃过晚饭,我和陈芳到了别墅,按柳倩倩的说明布置好一切,时间刚到七点。我拿出锦囊,对陈芳说:「芳姐,打开看看,看她想玩什么花样?」
  陈芳笑了,说:「不好吧,她不是交代七点半才能打开吗?」
  我说:「芳姐,难不成咱们自己会告诉她?再说了,她写什么,咱们照办不就行了。」
  陈芳乾脆地说:「行。她说干啥咱们就干啥。」。
  我们各自拆开锦囊,里面是一张图片,抽出一看,我立刻就呆住了。
  这是一张高清晰图片,拍的是两个赤裸男女性爱的镜头,男人的阳具正插在女人的阴道中,女人一脸愉悦,而那男人赫然是周伟天。图片背面写着几行字:乐哥,芳姐背后经常喜欢说到你,凭着女人的直觉,我知道,你是她心目中的男人,她很需要,好好珍惜她!。
  我偷眼瞥向陈芳,只见她满脸通红,出神地盯着手中的图片。
  刚才有说有笑的气氛凝固了,空气中有不安份的气息在燥动。片刻前两人还笑说柳倩倩写啥就干啥,天知道她写的是这个!这可不像搬东西,说干就能干的。
  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,看着手中的图片,下腹有股热气在升腾。从上回在柳倩倩家看光盘的事后,我就感觉和陈芳之间有点异样了,以前我一直把她当成姐姐般尊重,在那以后私底下彼此之间似乎亲密多了,我有时也会把她当成意淫的对象,但真面对这样的选择,我还是犹豫了。
  毕竟陈芳已是有夫之妇,一个三岁孩子的妈妈了。我可不愿破坏她的家庭!不过要说对她没有想法,那是不可能的。细看之下,陈芳身穿深色西服西裙,内衬白衬衫,身材很好,凹凸有致,丰胸圆臀,虽不像年轻的少女大胆袒露,却多了成熟女人的风韵。我脑中念头一闪而过:要把她脱光了多好啊!
  转念一想,觉得还是不妥,倒不如把它当成柳倩倩跟我们开的玩笑也好,看着胸口轻微起伏的她,我叫了声「芳姐」,陈芳扭过红艳艳的脸,羞赧的瞧我。我不知说什么好,下意识的把手中的图片递给她,她接过图片,顺手把她的那张图片递给我。
  我接过一看,同样是一张高清晰的性爱图片,男人的阳具也正插在女人的阴道中,不同的是,一脸爽畅的女人却是柳倩倩,那男人不知是谁。背面也有几行字,写道:芳姐,女人应该追求属于自己的快乐,不要再压抑自己了,性和爱可以是两回事,好好珍惜眼前吧,只有一次也无悔此生了。
  虽说中秋之夜我看过柳倩倩的赤身裸体,但那时激动异常,匆匆一瞥,并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;现在图片中的她,皮肤白晰,身材玲珑,满脸陶醉,一下就点燃了我心中的慾火,下体立刻暴涨难忍,我只好悄悄用手按住,微微搓动几下,减缓心里那股难受劲儿。
  不料陈芳正扭转脸朝我看来,一剎那间,我们两人都呆住了。我的手依然按住下腹部,陈芳也目瞪口呆看着我的手按住的部位。
  就这么过了一会,陈芳抬眼望我,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坚决。她贴近我,用不可商量的口气说:「来吧!」我及时反应过来,一把搂紧她,狠狠的亲吻住她的嘴巴,陈芳立马反应激烈,拼尽全力回吻着我。
  在紧张刺激中快速褪去衣物,我们再没有做其他前奏动作了,我抬高她的一条粉腿,两个性器官便迫不及待结合到一块,只听陈芳痛快的「啊」了一声,随后我就快马加鞭,在她丰盛的原野上尽情驰骋了。
  应该说,三十出头的女人身体是无法跟如花似玉的年轻少女作比较的,更何况是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。陈芳的阴部很丰满,阴毛繁茂,但阴道却有些鬆弛了,自然少些紧握的感觉,不过淫液浪汁溅溢,里面热腾腾地让我舒适自如,倍感畅快淋漓,从而鼓足干劲更加辛勤地开垦她业已荒芜的田地。
  陈芳久不经人事,没一阵子,她的腹部抽缩,臀部劲挺,嘴里哼叫个不停,阴液涌流,阴口一阵一阵地缩紧,夹得我酥爽不已!——她到达高潮了!
  陈芳高潮后身子酥软,无力地靠在我身上,胸口起伏,鼻息咻咻。我把她抬起的腿放下,硬梆梆的阳具滑了出来,顶在她的小腹上。陈芳抬头星眸微张地看我,红潮满面,歎道:「太美了!」。
  我亲亲她,问:「芳姐,喜欢吗?」
  陈芳依旧沉醉在刚才的欢畅中,说:「喜欢!这种感觉久违了。我真幸福!」
  我又说了:「芳姐,以后你就别压抑自己了,想要时直接告诉我,好吗?」
  陈芳轻轻咬唇,小声说:「可是我已经有家了,……」
  我说:「这是我们的秘密,不会再有人知道的。」
  陈芳终于点点头。
  坚硬的阳具顶着她的小腹,有点难受,陈芳也感觉到了,稍稍往后挪动身子,右手往下一抓,捉住了昂然的阴茎,看了看说:「真强壮!碰到它真不知是祸是福呢?」
  我握住她一边奶子,丰满而且柔软,说:「我看是福也是祸!」
  陈芳似乎心里一惊,忙问:「为什么?」
  我捏捏乳头揉揉乳房,说:「你想啊,有了它,你以后就有无穷快乐了,这是不是福?可也要记住了,我以后每次都会用它操死你,这就是祸!」
  陈芳明白过来,冷不防搂住我,说:「是福是祸,我都要了。」。
  她似乎再次淫兴大动,一手环抱我脖子,一手捉住阳具往她蜜缝插入。我再次抬高她的粉腿,腰一挺,阳具没根而尽,另一只手抱起她的另一边腿,立刻就成了「老树盘根」的姿势,陈芳吓得「啊」的大叫,又觉刺激异常,双手环搂我脖子,身子上下一耸一耸的,口里禁不住「啊啊喔喔」叫出声来。
  这姿势有点费劲,我抱她到沙发,放她下来,然后把她双脚架在肩上,粗壮的阳具插入她体内,开始了高速的抽送,在陈芳越来越高昂的呻吟声中,夹杂着肉体撞击的「啪啪」声和性器交接的「渍渍」声。
  成熟的女人更懂得享受性爱!陈芳不断地摇臀扭腰,恰到好处地迎接我的插入拔出,每一下都配合得天衣无缝,让我享受到了在别的女人身上所没有体验过的舒爽!
  高潮又一次来临了,陈芳动作变得僵硬,口里「咿呀」乱叫,阴道再次夹紧了我的阳具;我用尽全力一顶,只听得她大叫一声,双手抓紧沙发,腰部一挺,接着一动也不动了。此时我觉得有股尿意直奔大脑,更拼尽全力快速的抽插,终于经受不住,一股阳精喷射而出,痛快淋漓!
  高潮过后,我压在陈芳的身上,就这么静静地趴着,陈芳紧闭双眼,满脸红潮,她似乎还在静静地回味着刚才的欢畅。不知过了多久,陈芳慌乱的扭动身子,紧张地问:「几点了?倩倩她们是不是快来了?」我一听也是,赶紧爬起身,一看时钟,已是二十点三十一分了,两人慌作一团地寻找散落一地的衣裤,陈芳更急得乳罩的扣子老扣不上,我赶紧帮她扣上。
  待一切收拾完毕,两人还不忘用冷手洗洗脸,尽量地恢复常态,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。陈芳问我:「这事逃不过倩倩的眼睛,该怎么办才好?」我听了觉得没什么,安慰她说:「这事本就是她安排的,怕什么,没事!」
  柳倩倩和周伟天带着他们的朋友是九点多才到的,八对情侣加四个结伴而来的漂亮女子,我和陈芳在大厅热情的接待他们,带他们抽籤,并按照抽籤对应的号码发放牌子,男的是蓝色,女的是红色,然后指引他们直到三楼。
  天知道柳倩倩在搞什么花样?我隐隐约约觉得,他们这么多人来参加婚礼,肯定会玩一些出格的游戏。等到见到中秋晚上所见的那几张熟悉的脸孔,我知道了,他们今晚将会玩换伴的游戏。
  陈芳说有点疲倦,想回去。我上去跟柳倩倩说了,柳倩倩极力挽留她,陈芳还是想回去,只好由我送她回家了。
  柳倩倩趁陈芳上洗手间的空隙,悄声问我:「跟芳姐玩过了吧?要好好感谢我哦!送芳姐到家后一定要回来,回来接受挑战。」
  我看她已是脸泛红霞,分明情慾骚动了,我笑着点点头,会意地说:「我一定回来!」
  打的送陈芳回家,在车上,她安静地依偎在我怀里,一副小鸟依人模样。是啊,她太疲倦了!一个女人在外再怎么坚强,再怎么努力,回到家还是希望有个可以依靠的男人。陈芳的男人常年在外,一年难得回家一次,也真苦了她了!
  在离她居住的小区还有一公里处,我们下了车,陈芳说:「陪我走走。」我们俩挽着手,默默的往前走。路途并不遥远,我们慢慢走着,我知道,陈芳现在心里很乱,跟丈夫以外的男人发生关係,即使内心多么喜欢这个男人,也是社会道德不允许的。她心灵深处正在接受煎熬。
  走啊走啊,再长的路也会有尽头!到了小区大门口,她凝视着我,说:「好了,你回去吧。」
  我有点担心她,问:「芳姐,没事吧?」
  陈芳笑了笑说:「没事了。要不上去喝杯茶?」
  我放心了,说:「不了。芳姐,你好好休息了。」
  陈芳微笑着说:「路上小心。」